一会

[全员粮食向]the daily of Hogwarts (2)

拾桑行:

- HPparo,流水賬式的
 - 單篇之間連貫性不大,可分開食用
 - 發現這系列就是黑遍全員啊……本章有安衛詹孟英美掉落(其實都沒有


 


 


当与对立学院一起上课时他们在谈论什么






David坐在斯莱特林的长桌旁,面前的早餐没怎么动,他专注地看着手中写满了字的羊皮纸,连其他学生坐下后跟他打了个招呼都没注意到,现在距离第一节课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礼堂里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昨天刚刚进入这所学校充满热情的新生,高年级的学生则相对有些懒散了,但他们也不敢弄出太大动静,因为已经有教师进来了。


“早上好,教授。”


“早上好。”


那位教授非常亲切地回应了每一个学生的问好,David听见几个一年级女生凑在一起小声说着“好帅好帅”,不用抬头大概也知道来人是谁了。


“David!”Andersen调转往教师席的方向,走到David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就瞥见他眼下的青白。


“早。”


Andersen再仔细地盯着David看了看,发现他确实没什么精神:“你怎么了?今天才开学第一天。”


David把那张有点皱了的羊皮纸摊开给Andersen看,然后他终于想起那块被自己冷落已久的布丁,David边吃边听着Andersen有点惊讶的声音:“你要上全部的选修课?!你会累死的。”


Andersen理解David因为去年的考核成绩没达到期望值而烦恼了整整一个假期,但选修全部课程未免负荷量太大了,要知道他从一年级起就常常来找自己要课外辅导,平时人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伏在斯莱特林昏暗的公休室里写作业,眼圈黑得神似某个东方国家的国宝级动物(虽然这并不影响他的帅气值)。看着满满当当的课程表,Andersen觉得今年不只是David,他也会被上进心过于强盛的学生占去一大半休息时间。


刚当爸爸没多久的Andersen现在可是恨不得挤出所有空档和自己的宝贝女儿通信,为了女儿,不,为了David的眼圈,Andersen觉得他有必要以教授的身份做出一些指导。


“David,说真的,你不该给自己这么大压力,你想想如果每星期都要面对古代魔文五英尺长的论文,你还有时间去霍格莫德吗?我记得你以前不是一直很期待去那里玩吗。”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嘴里还在嚼布丁的David嘟囔着。


“但你现在也不是大人。”Andersen卷起David手边的教科书轻轻敲了下他的头,“我可不想在给你父母的回信里说明你黑眼圈为什么那么重的真实原因。”


被敲后David偏了下头,意识到Andersen的说教一时半会儿估计是结束不了了,于是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厚厚的一摞书朝礼堂门口走去,回头冲Andersen笑了笑:“知道了,下午课上见。”


Andersen在几个新生好奇的目光下杵在原地。


……心累也不止一次两次了,习惯就好。


“怎么了Cameron,看到哪个美女了?”Romeo的手搭了上来,因为昨天被一个一年级小女巫叫大叔,他今天特地剃了胡子,Andersen耸了耸肩没有回答,然后就和Romeo一起走向教师席。


“嗨格雷女士,你今天还是那么美丽动人。”惯常和身边飘过的幽灵打招呼,海莲娜拉文克劳也和以往一样只是瞟了眼罗密欧,表情是一个大写的冷漠。


坐下后Andersen忍不住说:“我觉得过了这么多年,你差不多可以放弃在校内找女孩谈恋爱的念头了。”


“别把我形容得那么,呃,猥琐。”Romeo慢条斯理地展开餐巾,“赞美漂亮的女士是意大利人的天性,我跟你说过了。”


好吧,他确实那么说过。Andersen回想在他们上学的时候Romeo就说过,那时候他天天回公休室面对入口画像上的胖夫人都在想,要是Romeo也在格兰芬多,胖夫人肯定会纠缠他直到毕业的。




有勤奋努力早早到礼堂准备的学生,当然也会有拖拖拉拉打算蹭最后一波早餐的懒蛋。


“你能不能走快点?”Blair每走两三步就要回头催还在打着哈欠大摇大摆的Martin,虽然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但现在是礼堂人最满的时候,他们只要晚去几分钟就可能会错过一桌丰盛的餐点,Blair敢打赌新生里有好几个是会把盘子一扫而光的贪吃鬼。


Martin悠悠然地走在后面:“急什么,我还等着看那几个小鬼被吓到的样子呢。”


一切都是因为Martin昨天晚上一直在跟新生们说自己以前怎么被皮皮鬼捉弄,Blair特别想揭穿那些故事其实都是反过来的,不过看Martin说得眉飞色舞停不下来的样子他还是好心地没点破(也并没有找到点破的时机,Blair决定这个学期向Issac请教补刀技能。)新生们回寝室前还满脸惊慌地担心明天是否会有同样的遭遇,结果第二天,显而易见的他们都没有睡好。


看着拿出魔杖自己跟自己玩起了抛接的Martin,Blair不知道这时候该吐槽什么,大概Martin从来就是一个不会被任何吐槽击倒也许还自带反弹的迷之巫师。


算了,过了一个假期Martin估计也想念他的老朋友皮皮鬼了,你开心就好。


“啊,不好意思。”倒着走的Blair没注意在拐角处撞到了一个人,道了歉后Martin的脸色忽然就变了。


Blair这才发现他撞到的人穿着斯莱特林的制服,领带和院徽都比他们戴得规范多了,在看清他的脸之后,Blair也和Martin一样懵逼了。


“格兰芬多的?”James把有点歪了的领带扯正,在面前两个人之间来回打量,然后好像也发现了什么,“……是你们?!”


Martin没有震惊太久,废话又不是碰到了多年没联系的旧情人哪有那么多尴尬呀,他马上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语气轻松:“完了完了,我们撞到主席大人了。”


说完他双眼微眯着笑,一副狡黠的表情,James看他这样子脸部肌肉僵了一半,天知道他为什么不找人占卜一下再出门,或者缩短早上起床冥想的时间,他应该这么做的,斯莱特林在校最优秀的学生,连续几年位居霍格沃茨男神榜前列的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糗就是托了这个喜欢惹麻烦的格兰芬多的福。


James轻咳两声,尽量维持住男生主席的风范开口:“没关系,我想不过是我运气有一点问题而已。”


Blair下意识地想给Martin使眼色,转而考虑到现在这个状况Martin一说话他们才真的完了,那还是别……等等我的眼睛怎么不听我的使唤!


“对,没错,你的运气真是糟透了主席大人。你看你身后。”自以为接收到Blair讯号的Martin忽然一本正经了起来,他踮起脚尖朝James身后的方向喊,“皮皮鬼,你怎么在那儿?”


等James回过头,Martin又偷偷将魔杖指向James,极快速地说了句,“Tarantallegra”


三秒后,James·校内最炙手可热的花花公子·Alofs在霍格沃茨一楼走廊疯狂地跳起了踢踏舞。


伴随着James怒不可遏的“Woods你等着别以为我对付不了你!!”,霍格沃茨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魔药课教室难闻的气味经过两个月的假期之后被冲淡了些,Blair盯着面前大大小小的器具,觉得就算看了五年这些东西还是显得那么陌生和不友善,唉,再看看一边的Martin……


一边的Martin正趴在桌子上,憋笑憋得整个人身体都在发抖。


“你克制点,我们今天整天都要和斯莱特林的一起上课。”


Martin捂住嘴抬头环视了一圈陆陆续续进来的斯莱特林学生,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慢慢放下手,Blair怕他会笑出声几乎是在同时又立刻捂住了Martin的嘴,Martin把他的手扒下来,认真地说:“我要是现在把早上的事说出来会怎么样?”


……


我的室友一天不作妖就浑身难受怎么办,急,在线等。


Blair打开笔记看着上面那些复杂的公式开始自我麻痹,好了,让我们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什么格兰芬多最可爱的洋娃娃Martin还是在管理员办公室拥有贵宾席的常客Martin都只是好孩子们入睡前听的恐怖故事而已。


“嘿,刚开始你笑得比我大声多了。”Martin嘀咕道,拿过桌子上一个罐子凑近闻了闻,呕,还是熟悉的味道。


古旧的木板门被魔法弹开后发出吱嘎的声音,Romeo浑身带风的走进了教室,他站在讲台上,讲课的架势都已经起来了,但他又突然皱起了眉:“有谁把什么香甜的食物带了进来吗?”


魔药课教授的鼻子可真不是一般的灵敏,Martin匆忙地把藏在手里的半个培根往Blair袍子里塞,他们早上笑到差点走不动路,最后还是很不幸地错过了早餐,只能去厨房摸一两块剩下的,再然后,嗯,Martin坐在教室里的时候满脑子还是James滑稽的样子,于是他并没有吃完自己的那份。


“那你也别给我啊。”Blair徒劳地把培根往回推。


“就藏一节课,一节课嘛。”Martin朝他挤挤眼睛。


“不我拒绝。”


“蜂蜜公爵的特惠券?”


“我又不喜欢吃糖你搞什么。”


“哦我知道每次我吃下那些sugar——man的时候你的表情都悲痛极了。”


“这不是重点好吗。”


“光轮系列最新款扫帚?”


“我早就有了。”


“好吧你个可恶的有钱人,不过你就算答应了我其实也没买到。”


“……”


“那,三把扫帚的蜂蜜酒制作原料清单?”


“成交!”


Martin喜滋滋地摆脱培根之后,发现全教室的人都在盯着他们两个人看。


“姑娘们。”Romeo微笑道,“下次讨论问题的时候,请放低音量。”




中午,Martin啃着热腾腾的苹果派,少见的没在吃饭的时候说话,Blair坐在位置上静止了许久才开口:“这一定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节魔药课了。”


“你在说什么,Blair?”以Issac为首的六年级走了过来,“我以为魔药课对你来说一直都是灰暗的?”


Martin咬着苹果派含混不清地说,“同意。”


Blair眼神幽怨地看着他,产生了种用苹果派砸死Martin的念头。


感觉自己不久后就会被苹果派砸死的Martin迅速把剩下的部分都吞了下去,这时候一只猫头鹰飞进了礼堂落在他们的餐桌上,看见那是自家的猫头鹰之后,Martin两眼一翻白,噎住了。


Issac帮暂时失去意识的Martin解下绑在猫头鹰脚上的纸条。


“又是你姐姐。”见Martin一脸我不要看我不要看,Issac顺便读了信的内容,“呃,大概就是她让你照顾好弟弟,要是你过不了O.W.Ls……你就别想从柜子里出来了?”


Issac说完后Blair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此处没有夸张描写,旁边的其他学生们吓了一跳,Martin也一个激灵直起身子:“你干嘛呀,这是我姐又不是你姐……”


Blair看样子根本说不出话,他满脸惊愕地看着Martin。


Martin也不明所以撩了撩刘海:“我知道我长得好看,终于发现了?”


Blair更加惊恐地绕了一大圈走到坐在对面的Issac身边,Issac看他一副痛苦不堪像被施了咒似的,吼了句,“邪灵退散!”


……我们格兰芬多全院最正经的级长去哪儿了?


Blair做了几次深呼吸,Issac对他点点头以示鼓励,那样子跟病院里复健的病人与护士没什么区别。


“你没有听到吗他姐姐居然阻止他出柜!”


今天的Martin再次收获到一大波注视的目光。


忽然之间,他也十分的,想用苹果派砸死Blair。

评论

热度(23)

  1. 一会拾桑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