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

负面性格三十题(1~4)

钦念以忱:

写于2014/09/12


忽然翻到,想了想就拿来存着吧。


 


1.贪婪


贪婪正慢慢侵蚀撒加的脑子。


从教皇公布下一任继承人是好友艾俄洛斯的那一刻起,失望、不甘、嫉妒都统统转变成贪婪。但他知道贪婪的代价太大了,天性中的良善和遵行的准则与贪婪斗成一团,直到他因无法解决矛盾去长辈那寻求答案,斗争才有了结果。


剧烈的矛盾把他撕裂成两半,另一个他杀死了敬爱的长者,而他下令杀死了多年的好友。


当他得知好友死讯时,有一瞬间他几乎无法呼吸——


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开始之前就被扼杀了。


这正是,贪婪的代价。


 


2、自卑


“自卑是什么?”


一天,米罗跑到坐在射手宫阶梯上的艾俄洛斯和撒加面前,认真地问。


“那是战士不能拥有的东西。”艾俄洛斯拍了拍米罗的肩,“它会摧毁你的意志,让你变成一个无法打败敌人的人。”


米罗皱着小脸,“可是,我仍然不明白它是什么呀?”


艾俄洛斯想了想,没想出一个合适的解释,只好将目光投向一旁的撒加。这家伙从刚才起就是一副隔岸观火的样子,太讨打了。


撒加无视好友目光中的怨念,微笑着摸了摸米罗的头,没有回答米罗的问题,而是问道:“假如卡妙比你强,你会怎么想?”


米罗撅着嘴说:“我哪里比不过他了!”


最年长的两个少年在米罗不解的目光中,同时大笑起来。


撒加企图止住笑意,但是不太成功,“如果你自卑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那自卑的人会怎么回答?”米罗不依不饶地追问。


撒加思考片刻,摇头道:“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如果一个人自卑的话,他就会轻视自己。”


米罗的眼珠子转了转,对着两位最年长的哥哥问:“你们觉得自卑吗?”


两人异口同声地否认。


这一回米罗再没发问,认认真真地道谢,像一阵风一样消失在两人面前。


撒加问:“你觉得他为什么这么问?”


艾俄洛斯耸耸肩,猜测道:“大概是谁不甘心米罗他们的待遇,在他们面前多说了几句吧?”


撒加不再说话,算是默认了艾俄洛斯的说法。


他们静静坐着,珍惜着难得的悠闲时光。


艾俄洛斯看着天空中的浮云,忽然想问撒加一个问题。


“你看着我,哪怕只有一瞬,你自卑过吗?”


而他不知道,撒加也有同样的问题。只是他们都未曾问出口,就像他们都未曾想过自己为什么想问,为什么想知道对方的答案。


 


3、嫉妒


在撒加用杀戮得到教皇之位,日日夜夜和自己较劲的十三年间,他确实嫉妒过别人。然而,时间已经将曾经拥有的东西,统统抛在了过去——


这种情绪毫无用处。


他目光只会向着前方,直到尽头。


 


4、傲慢


艾俄洛斯面对傲慢的人,只有两种回应。


如果对方是普通人,他就无视对方,女神的圣斗士还不至于与普通人计较;如果对方是敌人,他就以铁拳打碎敌人的傲慢,让对方尝尝傲慢的代价。


一天,艾俄洛斯杀死了傲慢的敌人,在回圣域的途中,突发奇想,花了一点时间,假设身边的人傲慢,他会怎么样。


假设是教皇,他不一定能来圣域;假设是圣斗士候补的孩子们,他有足够的时间纠正;假设是他的亲弟弟,他会先把教坏弟弟的人教训一顿,再把弟弟扭回来;假设是撒加……


艾俄洛斯发现,当对象换成撒加时,他一时间竟无法想象结果。


最终,他庆幸着现实并非如此,将这次胡思乱想抛在脑后。


 


 

评论

热度(5)

  1. 一会钦念以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