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会

#群宣# 婶婶不流泪 门牌:601628011

【一个日服婶婶only的交流/吐槽/唠嗑的地方,不管是当期活动,新入周边,极化修行,官方情报都可以在群里水】

入群的婶婶还烦请注意以下几点:
1. 自改名片格式【xx国】名
2. 黑称/角色侮辱向言论禁止
3. 晒刀随意,禁止恶意,碎刀向禁区
4. 撕逼请小窗
5. 婉拒三观不正对刀婶
6. 不是语c只是交流群

以上,欢迎婶婶们来玩!我们真的不流泪啊不管是毛利挖不到还是新开发(骗钱)的周边或者是特效上天的极化我们都不会流泪的对不对(说着抱团x

国王游戏x

酒酿豆腐脑:

国王游戏引发惨案,论如何从八点档转换为黑暗剧。(上)

剧情大概【长谷部喜欢安歌,但是安歌喜欢烛台切,于是长谷部买通退退杀了烛台切,因为退退喜欢长谷部于是就答应了,然而这个消息被药研知道了,因为他和烛台切是朋友于是就告诉安歌, 烛台切要被长谷部买通的退退杀掉了,安歌想赶到现场阻止结果在路上遇到长谷部,就失手把长谷部杀掉了,鸣狐和天下看到了这一幕,结果安歌已经黑化了于是安歌就把鸣狐和天下一起杀了,由于安歌没能及时赶到现场,所以退退和烛台切同归于尽了。药研知道后十分震惊,于是准备赶到现场然而看到了杀了三个人的安歌,于是安歌顺手把药研也给杀了。乱喜欢药研一直在跟踪药研,看到这个情况也忍不住把安歌反杀了。堀川,秦昭,清光路过,不知道为何和乱达成一致,于是堀川,秦昭,清光就帮乱打扫了现场。
最后他们4个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春去秋来,短刀们依旧每天期盼着万叶樱盛开的时候能有什么幸运的事发生;手合场里刀剑碰撞的声音,摩拳擦掌的准备不知道前往哪一个时代的出阵;忙忙碌碌的厨房不知道又在准备什么样的餐点…

阳光沿着树叶间的缝隙洒下来,在各人的衣物上化开,染上深深浅浅的光晕,不知名的远客站在那虚掩着的门前,踌躇半晌,却仅仅不经意间的伸手一扶,便将门推开了,习惯了暗处的眸子一时消受不住夺目的阳光,再睁眼刚好对上院中人齐刷刷的目光。

斑驳树影,审神者与付丧神们。浮生乱世,闲戏人间。

———茶点已备好,静候您的归期。
欢迎加入刀剑乱舞【刀剑男士的闲戏人间】语c群。新群微审:512689216,欢迎来玩。

好方 Mr.R出品的石榴巧克力_(:з」∠)_我应该吃一颗
#歉占tag#

希望早日找到归处

弥须:

流浪狗的冬天(北京地区有意领养这个狗的请私信)不要点赞,请转发谢谢。


这个流浪狗生活在一个洗车厂,洗车工人扬言要在过年前杀死它(总有一些人以作恶为荣),它生了两只狗崽,都冻死了,洗车工人把冻死的小狗埋在它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它一只卧在这堆破塑料布上守着死去的孩子,希望过年前它能找到一个家。

【世界青年说cp乱炖】

无聊最近整理了世青说的不完全cp组,想写几段安利词不过脑洞不够写完全部_(:з」∠)_有我自己都不怎么吃的冷cp所以cp洁癖的旁友最好别往下看,自己给取的cp名,如有雷同,不胜荣幸。欢迎补充或打脸。
1 北美组(詹孟)
【这个嘛…实际上因为加拿大和美国本来就是北美地区的嘛…而且翻翻微博他俩各种互动,詹皇各种包容宠爱dayday…】
2北极组(詹卫)
【实际上我脚得这也可以叫“北极光组”,大概就是有一期詹总说到“加拿大北部的北极光…”“俄罗斯也有!”“对俄罗斯也有!”】
3冷战组(美俄)
【嗷嗷嗷其实挺私心这对的ww冷战组实际上是aph衍生的名字吧,最开始萌上冷战是从“请问俄罗斯的朋友我哪里任性了?”“你就这么任性”。然后检查钱包那里见了家长什么的_(:з」∠)_洋娃娃和小毛熊组】
4萌物组(美德)
【“孟天就是我那个一直崇拜的学长啊ww”“啊呀小翔翔啊我可是你的学长啊”矮油学长和学弟组嘛(o´ω`o)】
5双生组(卫普/普卫 无差)
【我激动,双生小天使组绝对是TKcp里的一大萌点ww各种互动简直不能停,虽然我到现在依旧没有站定卫普还是普卫(/ω·\*)】
6辣条组(安卫)
【旁友你知道同桌的你吗!旁友你看得见每次抚摸在呆卫身上安总的手吗!满满的父爱啊!旁友你要来包辣条吗!】
7总裁组(詹安)
【詹总和安总双总裁组攻+攻的萌感,英联邦的男神ww】
8健身组/英联邦组(蘸糖)
【还记得詹总在选好朋友那期毅然决然的选择了英国黄布,黄布的臭奶酪健身饮料和詹总的三十个鸡蛋莫名萌】
9飞行组(秀卫)
【秀卫是经常被卫普虐又经常虐到韩冰秀,最开始是选朋友那会,卫宝选了东秀可是被塞了一把玻璃渣,能听见卫宝心碎的声音,后来东秀微博各种圈他结果完全不理,结果圣诞特辑那会各种摆爱心骑小鹿又燃起了我的秀卫心(⺣◡⺣)】
10战场组(德俄)
【这个组完全就是脑补hhh,其实把这个组合拆开来都是我真爱,要说最开始萌这个就是schloss这个词ww德语里有锁和和拴住的意思,卫宝说这个跟俄语一样,以及德俄这两种战斗语言莫名萌(产粮无能😂)】
11宠爱组(意德)
【罗哥哥自开播以来就对我们公主无限宠爱,最有爱的我觉得是互殴的时候罗哥哥选择么么了小公主www还给小公主在米兰买袜子,鼓励小公主唱圣诞歌www甜到不行ww】
12童话组(加德)
【童话组=小王子and小公主组,小公主微博里还在星巴克偷拍芥末丝和他的编导hhh】
13人夫组(穆雷.安龙)
【实际上就是安总好爸爸雷哥中国好男友,之前看过一篇文就是凑他俩在一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๑乛◡乛๑】
14后宫组(双韩)
【冰娘娘和韩小主的爱恨情仇,微博上也是各种虐狗_(:з」∠)_节目里各种相爱相撕,娘娘也经常目睹飞行组的各种秀,娘娘虽然对此咬牙切齿不过我看双韩还是感情好的很hhh】
15 段子组(糖秀)
【“大老师(大卫)哪里大”这个梗就是出自这里,东秀在微博上还特意at黄布问熬夜会不会变小这样的(/ω·\*)再过不久,我们的东秀欧巴也会变成一个技艺高超的段子手…】
安利词什么的…忘了它吧_(:з」∠)_

我们的日常

大角鹿的角:

我们的日常


段子文,日记风格,逗比搞笑向,一个有兴致就这么写下去的系列


本篇CP涉及:卫普,美德,布秀和不知道


Day 1


[卫普]


今晚注定不是一个平凡的夜晚。


普雅趴在我房间床上悠闲地刷微博,似乎刷到了几张三行情诗还兴致勃勃地跟我分享。我坐怀不乱不为所动地窝在床头,眼观鼻鼻观心,一派平静祥和老僧入定的风骨。


“大老师!”普雅一把拍在我大腿上,眨巴着大眼睛盯着我一脸深情地说,“我刚刚看到一句情话特别文艺。”


来了,这是某种征兆和预示,可能是我等了很久的一句话。


“我想把你的名字,一笔一划,写在我的心上。”


在我大脑反应过来之前,我脱口而出:“我全名Колосов Давид Впадимирович,你的心写不下。”


现在普雅摔门出去好久了,电话不接短信不回微信不回,我怀疑他可能拉黑我了。


现在我面临一个选择,不要脸地去拍门和直接轰进普雅房门,哪一个更有执行力?




[美德]


今天一进吴雨翔房门我就觉得有妖气。


吴雨翔捧着我送他的插着玫瑰花的塑料花瓶,一副迷妹脸深情款款地看着我。大概是深情款款我没戴眼镜就先这么脑补着。


他开口唱歌了。如果不是伴奏我真不知道这个时而还夹杂着吴雨翔假声的是个什么玩意儿。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我听完了这首歌并且努力鼓掌。然后公主殿下递过了花,郑重其事地说:“孟天,这首歌就是我的心声,你就是我心内的一首歌。”


“你是不是说我不着调?”


我现在蹲在吴雨翔房间门口,刚刚从一轮“吴雨翔你开门开门开门啊你有本事赶我走你有本事开门啊”和“孟天我告诉你唱歌是我一辈子的梦想!谁都不能羞辱它!”的复读机式隔门对喊中停歇下来。我决定实行长期抗争,男人的尊严在爱情面前完全可以妥协。


然而我看到我们节目组的战斗民族鬼鬼祟祟又莫名气势汹汹地从走廊另一头冲过来,目标应该是同楼层小屁孩儿普雅的房间。


我们的视线对上了。一阵迷之尴尬。


我想他应该在跟我想一样的事情。


男人的尊严在爱情面前完全可以妥协。



所以我们头也不回地向两个方向转身走了,留给对方一个潇洒又寂寥的背影。


我准备过十分钟,等大卫彻底不见了,再来长期抗战。


[布秀]


我一直觉得如果我的戒黄所开业了我第一个得把韩东秀抓进来,虽然我们现在是志同道合的TK11著名双黄,不,双簧。


今晚我们也聚在一起进行健康友好的交流。


秀:“你说大老师到底哪里大呢?”


我:“这你得问第一个说的人,也就是只有普雅才知道。”


“嘿嘿嘿嘿嘿嘿嘿。”


秀:“你说孟天送玫瑰花是不是表白呢?”


我:“这我不知道,可能表面上送的是玫瑰花,心里想的是菊花。”


“嘿嘿嘿嘿嘿嘿嘿。”


秀:“你说今天晚上我练什么歌呢?”


我:“我上次收藏了一个专题,叫‘那些节奏无敌的小黄歌’。我觉得我们是时候来点带感的了。”


“嘿嘿嘿嘿嘿嘿嘿。”



秀:“等等,小布你刚刚最后一句是?”


你觉得呢?


TBC


-------------------------------







等等这里还有个彩蛋







[不知道]


今晚真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我委婉地向节目组提出更换房间楼层的建议,顺心如意地搬离了有韩东秀的楼层,成功闪避了凌晨一点的歌声。


我刚刚和宝贝女儿宝贝老婆视频完,现在正把脚架在床边准备做俯卧撑。


“吴雨翔你开门开门开门啊你有本事赶我走你有本事开门啊!!!”


“孟天我告诉你唱歌是我一辈子的梦想!谁都不能羞辱它!”


我滚到了地上,鼻子好疼。


意识到这俩复读机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我果断掏出耳塞,整个世界安静了。


我决定要不先玩玩手机吧。


然后我的手机被轰炸了。


“安龍哥求幫忙撞門”“你帶上雙截棍!有AK-47更好!”“安總你是我們TK11最強戰力!求抱大腿!”……



于是我关机了。



幸运的是过了一会儿外面居然一片平静并且再没有吵起来,我觉得这个夜晚还是平静的。


然而凌晨一点的时候,隔壁布莱尔房间传来了韩东秀的歌声。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啊,我平静的夜晚呢。


真·TBC


---------------------


我终于对搞笑向出手了。。。啊。。。

[全员粮食向]the daily of Hogwarts (2)

拾桑行:

- HPparo,流水賬式的
 - 單篇之間連貫性不大,可分開食用
 - 發現這系列就是黑遍全員啊……本章有安衛詹孟英美掉落(其實都沒有


 


 


当与对立学院一起上课时他们在谈论什么






David坐在斯莱特林的长桌旁,面前的早餐没怎么动,他专注地看着手中写满了字的羊皮纸,连其他学生坐下后跟他打了个招呼都没注意到,现在距离第一节课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礼堂里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昨天刚刚进入这所学校充满热情的新生,高年级的学生则相对有些懒散了,但他们也不敢弄出太大动静,因为已经有教师进来了。


“早上好,教授。”


“早上好。”


那位教授非常亲切地回应了每一个学生的问好,David听见几个一年级女生凑在一起小声说着“好帅好帅”,不用抬头大概也知道来人是谁了。


“David!”Andersen调转往教师席的方向,走到David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就瞥见他眼下的青白。


“早。”


Andersen再仔细地盯着David看了看,发现他确实没什么精神:“你怎么了?今天才开学第一天。”


David把那张有点皱了的羊皮纸摊开给Andersen看,然后他终于想起那块被自己冷落已久的布丁,David边吃边听着Andersen有点惊讶的声音:“你要上全部的选修课?!你会累死的。”


Andersen理解David因为去年的考核成绩没达到期望值而烦恼了整整一个假期,但选修全部课程未免负荷量太大了,要知道他从一年级起就常常来找自己要课外辅导,平时人不是泡在图书馆就是伏在斯莱特林昏暗的公休室里写作业,眼圈黑得神似某个东方国家的国宝级动物(虽然这并不影响他的帅气值)。看着满满当当的课程表,Andersen觉得今年不只是David,他也会被上进心过于强盛的学生占去一大半休息时间。


刚当爸爸没多久的Andersen现在可是恨不得挤出所有空档和自己的宝贝女儿通信,为了女儿,不,为了David的眼圈,Andersen觉得他有必要以教授的身份做出一些指导。


“David,说真的,你不该给自己这么大压力,你想想如果每星期都要面对古代魔文五英尺长的论文,你还有时间去霍格莫德吗?我记得你以前不是一直很期待去那里玩吗。”


“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嘴里还在嚼布丁的David嘟囔着。


“但你现在也不是大人。”Andersen卷起David手边的教科书轻轻敲了下他的头,“我可不想在给你父母的回信里说明你黑眼圈为什么那么重的真实原因。”


被敲后David偏了下头,意识到Andersen的说教一时半会儿估计是结束不了了,于是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厚厚的一摞书朝礼堂门口走去,回头冲Andersen笑了笑:“知道了,下午课上见。”


Andersen在几个新生好奇的目光下杵在原地。


……心累也不止一次两次了,习惯就好。


“怎么了Cameron,看到哪个美女了?”Romeo的手搭了上来,因为昨天被一个一年级小女巫叫大叔,他今天特地剃了胡子,Andersen耸了耸肩没有回答,然后就和Romeo一起走向教师席。


“嗨格雷女士,你今天还是那么美丽动人。”惯常和身边飘过的幽灵打招呼,海莲娜拉文克劳也和以往一样只是瞟了眼罗密欧,表情是一个大写的冷漠。


坐下后Andersen忍不住说:“我觉得过了这么多年,你差不多可以放弃在校内找女孩谈恋爱的念头了。”


“别把我形容得那么,呃,猥琐。”Romeo慢条斯理地展开餐巾,“赞美漂亮的女士是意大利人的天性,我跟你说过了。”


好吧,他确实那么说过。Andersen回想在他们上学的时候Romeo就说过,那时候他天天回公休室面对入口画像上的胖夫人都在想,要是Romeo也在格兰芬多,胖夫人肯定会纠缠他直到毕业的。




有勤奋努力早早到礼堂准备的学生,当然也会有拖拖拉拉打算蹭最后一波早餐的懒蛋。


“你能不能走快点?”Blair每走两三步就要回头催还在打着哈欠大摇大摆的Martin,虽然离上课还有一段时间,但现在是礼堂人最满的时候,他们只要晚去几分钟就可能会错过一桌丰盛的餐点,Blair敢打赌新生里有好几个是会把盘子一扫而光的贪吃鬼。


Martin悠悠然地走在后面:“急什么,我还等着看那几个小鬼被吓到的样子呢。”


一切都是因为Martin昨天晚上一直在跟新生们说自己以前怎么被皮皮鬼捉弄,Blair特别想揭穿那些故事其实都是反过来的,不过看Martin说得眉飞色舞停不下来的样子他还是好心地没点破(也并没有找到点破的时机,Blair决定这个学期向Issac请教补刀技能。)新生们回寝室前还满脸惊慌地担心明天是否会有同样的遭遇,结果第二天,显而易见的他们都没有睡好。


看着拿出魔杖自己跟自己玩起了抛接的Martin,Blair不知道这时候该吐槽什么,大概Martin从来就是一个不会被任何吐槽击倒也许还自带反弹的迷之巫师。


算了,过了一个假期Martin估计也想念他的老朋友皮皮鬼了,你开心就好。


“啊,不好意思。”倒着走的Blair没注意在拐角处撞到了一个人,道了歉后Martin的脸色忽然就变了。


Blair这才发现他撞到的人穿着斯莱特林的制服,领带和院徽都比他们戴得规范多了,在看清他的脸之后,Blair也和Martin一样懵逼了。


“格兰芬多的?”James把有点歪了的领带扯正,在面前两个人之间来回打量,然后好像也发现了什么,“……是你们?!”


Martin没有震惊太久,废话又不是碰到了多年没联系的旧情人哪有那么多尴尬呀,他马上恢复到原来的状态,语气轻松:“完了完了,我们撞到主席大人了。”


说完他双眼微眯着笑,一副狡黠的表情,James看他这样子脸部肌肉僵了一半,天知道他为什么不找人占卜一下再出门,或者缩短早上起床冥想的时间,他应该这么做的,斯莱特林在校最优秀的学生,连续几年位居霍格沃茨男神榜前列的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糗就是托了这个喜欢惹麻烦的格兰芬多的福。


James轻咳两声,尽量维持住男生主席的风范开口:“没关系,我想不过是我运气有一点问题而已。”


Blair下意识地想给Martin使眼色,转而考虑到现在这个状况Martin一说话他们才真的完了,那还是别……等等我的眼睛怎么不听我的使唤!


“对,没错,你的运气真是糟透了主席大人。你看你身后。”自以为接收到Blair讯号的Martin忽然一本正经了起来,他踮起脚尖朝James身后的方向喊,“皮皮鬼,你怎么在那儿?”


等James回过头,Martin又偷偷将魔杖指向James,极快速地说了句,“Tarantallegra”


三秒后,James·校内最炙手可热的花花公子·Alofs在霍格沃茨一楼走廊疯狂地跳起了踢踏舞。


伴随着James怒不可遏的“Woods你等着别以为我对付不了你!!”,霍格沃茨忙碌的一天开始了。




魔药课教室难闻的气味经过两个月的假期之后被冲淡了些,Blair盯着面前大大小小的器具,觉得就算看了五年这些东西还是显得那么陌生和不友善,唉,再看看一边的Martin……


一边的Martin正趴在桌子上,憋笑憋得整个人身体都在发抖。


“你克制点,我们今天整天都要和斯莱特林的一起上课。”


Martin捂住嘴抬头环视了一圈陆陆续续进来的斯莱特林学生,似乎是下了很大决心才慢慢放下手,Blair怕他会笑出声几乎是在同时又立刻捂住了Martin的嘴,Martin把他的手扒下来,认真地说:“我要是现在把早上的事说出来会怎么样?”


……


我的室友一天不作妖就浑身难受怎么办,急,在线等。


Blair打开笔记看着上面那些复杂的公式开始自我麻痹,好了,让我们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什么格兰芬多最可爱的洋娃娃Martin还是在管理员办公室拥有贵宾席的常客Martin都只是好孩子们入睡前听的恐怖故事而已。


“嘿,刚开始你笑得比我大声多了。”Martin嘀咕道,拿过桌子上一个罐子凑近闻了闻,呕,还是熟悉的味道。


古旧的木板门被魔法弹开后发出吱嘎的声音,Romeo浑身带风的走进了教室,他站在讲台上,讲课的架势都已经起来了,但他又突然皱起了眉:“有谁把什么香甜的食物带了进来吗?”


魔药课教授的鼻子可真不是一般的灵敏,Martin匆忙地把藏在手里的半个培根往Blair袍子里塞,他们早上笑到差点走不动路,最后还是很不幸地错过了早餐,只能去厨房摸一两块剩下的,再然后,嗯,Martin坐在教室里的时候满脑子还是James滑稽的样子,于是他并没有吃完自己的那份。


“那你也别给我啊。”Blair徒劳地把培根往回推。


“就藏一节课,一节课嘛。”Martin朝他挤挤眼睛。


“不我拒绝。”


“蜂蜜公爵的特惠券?”


“我又不喜欢吃糖你搞什么。”


“哦我知道每次我吃下那些sugar——man的时候你的表情都悲痛极了。”


“这不是重点好吗。”


“光轮系列最新款扫帚?”


“我早就有了。”


“好吧你个可恶的有钱人,不过你就算答应了我其实也没买到。”


“……”


“那,三把扫帚的蜂蜜酒制作原料清单?”


“成交!”


Martin喜滋滋地摆脱培根之后,发现全教室的人都在盯着他们两个人看。


“姑娘们。”Romeo微笑道,“下次讨论问题的时候,请放低音量。”




中午,Martin啃着热腾腾的苹果派,少见的没在吃饭的时候说话,Blair坐在位置上静止了许久才开口:“这一定是我人生中最灰暗的一节魔药课了。”


“你在说什么,Blair?”以Issac为首的六年级走了过来,“我以为魔药课对你来说一直都是灰暗的?”


Martin咬着苹果派含混不清地说,“同意。”


Blair眼神幽怨地看着他,产生了种用苹果派砸死Martin的念头。


感觉自己不久后就会被苹果派砸死的Martin迅速把剩下的部分都吞了下去,这时候一只猫头鹰飞进了礼堂落在他们的餐桌上,看见那是自家的猫头鹰之后,Martin两眼一翻白,噎住了。


Issac帮暂时失去意识的Martin解下绑在猫头鹰脚上的纸条。


“又是你姐姐。”见Martin一脸我不要看我不要看,Issac顺便读了信的内容,“呃,大概就是她让你照顾好弟弟,要是你过不了O.W.Ls……你就别想从柜子里出来了?”


Issac说完后Blair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此处没有夸张描写,旁边的其他学生们吓了一跳,Martin也一个激灵直起身子:“你干嘛呀,这是我姐又不是你姐……”


Blair看样子根本说不出话,他满脸惊愕地看着Martin。


Martin也不明所以撩了撩刘海:“我知道我长得好看,终于发现了?”


Blair更加惊恐地绕了一大圈走到坐在对面的Issac身边,Issac看他一副痛苦不堪像被施了咒似的,吼了句,“邪灵退散!”


……我们格兰芬多全院最正经的级长去哪儿了?


Blair做了几次深呼吸,Issac对他点点头以示鼓励,那样子跟病院里复健的病人与护士没什么区别。


“你没有听到吗他姐姐居然阻止他出柜!”


今天的Martin再次收获到一大波注视的目光。


忽然之间,他也十分的,想用苹果派砸死Blair。

逢刃击:

时间飞逝,两周一出的黄金魂转眼都要结束了……


黄金犬是为了黄金魂的播出而画的。现在要结束了,放出参考犬纪念一下吧

黄金犬经过了个人爱好的改造,未必会像参考犬

附上第一次的黄金犬

冥界三巨犬

【黄金魂全员恶搞向同人】神啊放过我们吧!(3)

DIXON:

写在前面:众所周知从黄金魂第七集开始,CP就全被拆了……所以我这吐槽文根据剧情来,把除了撒布外的CP也全拆了orz 撒布不能拆我是写撒布的=。=


警告!这一章除了撒布,YY的全是黄金魂CP,而且全是圣域x仙宫,雷的话千万别看啊!囧




【黄金魂第七集播出后】


 


撒加:今天的会议由我来主持,为了让各位更好地交流第七集剪不断理还乱的多角基情,我们特别邀请了仙宫的各位一起来玩,请各位尽量回避诸如“第三者”、“隔壁老王”、“小x砸”等带有攻击性的指代词,热情友好地讨论。


 


童虎:就知道这会不能交给你主持!我们今天明明要开会批斗卡妙的党性不坚定问题!


 


撒加:老师啊开批斗会太老套了每次都把人听睡着了,还是讨论点群众喜闻乐见的话题比较能吸引人的注意,让我们在欢乐的氛围中共同学习进步……


 


穆:老师啊这种讨论党性的会议您交给圣域叛党头目来主持肯定会歪楼啊!


 


撒加:陈年旧事不要再拎出来说了嘛!自从小黑离家出走后我就是爱与正义的小伙伴了!不许歪楼!现在讨论的是卡妙!


 


阿鲁迪巴:其实,这一集我也做出了极大的牺牲……


 


苏鲁特:关于卡妙的党性问题我有话有说!既然皈依我仙宫了那就好好做仙宫英勇无畏的勇士!结果打着打着一边哭着说“我再也不想失去朋友了!”一边把我打史了!还说什么别说了我懂,你一点也不懂!你还不让我说!你们能体会我当时心中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过的心情吗?!


 


米罗:能,当初卡妙与天降CP一起揍我时我心情如上。


 


修罗:哼,早说了安德列亚斯就是可耻的业界拉郎狗,建了七个小黑屋想让仙宫和圣域相亲凑拉郎CP!真是其心可诛!


 


阿鲁迪巴:啊这么说来我也在小黑屋被拉郎了……


 


安德列亚斯:说我拉郎这是可耻的毁谤!你们12个人根本不够我们八个人分的!


 


沙加:人数不够有的人就要多分点了嘛!比如苏鲁特分到了卡妙修罗和米罗,比如法芙那分到了穆迪斯和阿布罗狄。


 


迪斯马斯克:卧槽吓死我了别把我和他扯一起!


 


阿布罗狄:把我吓得从冥界蹦上来了!


 


穆:沙加你别得意!等轮到你被发CP了看我们怎么治你!


 


沙加:安心吧就法夫那那颜值威胁不到你们原有CP的。


 


法芙那:喂……


 


阿鲁迪巴:这么说我莫非也是因为颜值……


 


卡妙:看到大家讨论得这么热烈,我有话要说。


 


撒加:说吧说吧,看热闹不怕事多!


 


卡妙:神一下子给我发了这么多CP,我忽然选择恐惧症了,我很烦恼……


 


迪斯马斯克:不知为何很想打他……


 


沙加:我等凡人体会不了奸夫太多的烦恼……


 


撒加:哎,你的烦恼我能理解,曾经我也被……


 


米罗:又歪楼又歪楼!现在讨论的是卡妙选CP问题!我觉得他应该选胸最大的!


 


修罗:难道不该选住得近方便交流的吗?


 


撒加:图样图森破!选住的近的就遂了安德烈亚斯的意了,人家火之屋套冰之屋,这丫就是婚房!拉郎狗之心天地可鉴!


 


阿布罗狄:我觉得还是应该选【哔】最长的


 


撒加:阿布我越发怀疑你是因为我的尺寸才和我……


 


卡妙:……我要选那么长的干嘛,到了仙宫我就是上面的那个。


 


修罗:……啥?!


 


苏鲁特:(掀桌)圣域太污了我要回家!


 


安德烈亚斯:太不堪入耳了我也要回家!


 


童虎:(尔康手)怎么都走了?!说好的卡妙批斗会呢?!


 


阿鲁迪巴:所以到最后都没人注意我也死了吗……


 


 


【黄金魂第八集播出后】


 


撒加:哈哈哈想不到沙加你也有今天!今天我们来批斗沙加不听劝阻中了安德烈亚斯拉郎奸计及不守妇道问题!


 


沙加:……怎么我也批斗,不就对敌人临终关怀了一下嘛。


 


穆:(摇头)你怎么就不懂,在安德烈亚斯的小黑屋里,临终是不能随便乱关怀的!你看卡妙临终牵了一下竹马的小手各界舆论就吵到现在……


 


迪斯马斯克:对,你看我怕群众误会我都是用脚踩对方脸走过去以证清白……


 


沙加:你那个法芙那的脸我看了也想踩,但我这个不一样啊,这样的脸看了只想抱在怀里临终关怀。


 


撒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淫僧本质暴露了!


 


沙加:佛说,颜就是真理,颜就是正义!


 


撒加:哪个佛说的少扯!


 


迪斯马斯克:就是!拆了人家小正太和狗的CP简直令人发指!


 


沙加:……迪斯,我不得不说你一句,自从你和圣衣CP后你对非人类之间CP的奇怪兴趣与日俱增,这样的性取向是很不健康滴。阿布罗狄,我要趁机检举揭发,前阵子在圣域同人网发售的的树根X阿布罗狄黄暴触手小料本就是迪斯写的。


 


阿布罗狄:什么?!那个在冥界都人手一本作者匿名的触手黄本搞了半天是你写的?!


 


迪斯马斯克:(咬牙)沙加你怎么知道的……


 


米罗:沙加什么都知道!


 


穆:有问题找沙加!


 


迪斯马斯克:阿布你别生气,其实不光是你,我还出了树根x修罗,树根x阿鲁,树根x米罗等一个系列……不过你该高兴才是你的卖的最好!


 


撒加:什么那个我买了一打的阿布罗狄触手本搞了半天是你写的?!害我花那么多钱你应该主动送我!


 


阿布罗狄:=’’=|||||


 


撒加:瞪我干嘛,你去冥界太快,漫漫长夜我只能靠小黄本度过……


 


迪斯马斯克:老大太惨了!下次再出阿布罗狄触手本我送老大一打!


 


阿布罗狄:不许再出了!不许再出了!反正你也来冥界了,我现在能揍得到你了!我真的会揍你你信不信!


 


穆:沙加歪楼能力一流啊,你们还记得这一集主要批斗沙加吗?


 


 


【黄金魂第九集播出后】


 


艾欧里亚:终于轮到我主持会议了,最近仙宫那边发来抗议,强烈谴责我们圣域未打架先撕衣的流氓行径。先后有阿鲁迪巴撕了赫克托尔衣,卡妙撕了苏鲁特衣,沙加撕了巴尔德尔衣。特别是这一集撒加的行径尤其令人发指,把人家撕得衣不遮体,人家死去的弟弟都看不下去了显灵送来痛哭流涕的神衣给哥哥遮羞,最后还是被撒加扒了个干净留下一脸被玩坏表情的哥哥!简直令人发指!于是他们那里寄来了巨额房屋拆迁费和神圣衣修理费支票。


 


童虎:为啥仙宫那边看的剧情和我看的不太一样……


 


撒加:不拆他们房子难道还真等着安德烈亚斯给我们拉CP?哼,衣服哭有什么了不起的!好像我没见过衣服哭似的!看得我更想揍人了!我气得多长了几片翅膀也要揍他!


 


迪斯马斯克:其实我一直很好奇,十二宫那会儿你圣衣都哭成那样了为啥还不离体。


 


撒加:请选择裸体穿圣衣,圣衣爱你永不离体!


 


迪斯马斯克:可上次我也果体了结果圣衣还是飞了……


 


撒加:毛刮干净!内裤脱掉!


 


迪斯马斯克:哦……


 


阿布罗狄:这种事还是看脸,我那在ND剧组混的大表哥都冲女神扔凶器了圣衣照样相濡以沫不离不弃!沙加说的好,颜就是真理,颜就是正义!所以迪斯你就是长太磕碜了……


 


迪斯马斯克:(小声)哼,又埋汰我,下次我要写树干x阿布罗狄重口本报复……


 


艾俄洛斯:歪楼歪哪去了!总之仙宫那边太玻璃心了!明明是他们的盔甲不结实,随便一扒就碎了,怎么能怪我们!


 


艾欧里亚:大哥,安德烈亚斯还特别写了个指责你的谴责信,声称他好不容易没让你撕衣保住了贞操,但还是没防住你临走前射他一脸……


 


艾俄洛斯:……谁要他的贞操了!这是仙宫的阴谋!指责我们是强抢民男拆房毁路,污蔑我圣域爱与正义的光辉形象!企图在舆论上压倒我们,我们不能就此服输!


 


沙加:小艾你也别光说我们,你藏起了谴责你的信这是不对的,人家指责你强抢民女拆散竹马当代黄世仁。


 


艾欧里亚:你……


 


沙加:我什么都知道。


 


米罗:小艾干得漂亮!够哥们!他们抢我们竹马,我们也抢他们竹马!


 


卡妙:你……


 


童虎:不要抢来抢去的!搞得我们真成土匪恶霸了!


 


加隆:你们一天到晚批斗来批斗去太没意思了!不如讨论下这集英姿飒爽登场的我!


 


阿布罗狄:和你那个崩成蜡笔小新的哥哥比的确挺英姿的。


 


撒加:QAQ


 


艾俄洛斯:不就一背后灵么,看把你嘚瑟的,我当几十年背后灵了也没骄傲自满啊。


 


加隆:是“英姿飒爽”的背后灵!和你不一样!


 


艾俄洛斯:不就点个头吗没看出哪里英姿了。


 


加隆:我很不容易的,一边听着撒加扯淡一边要保证自己不哭出来维持自己的脸不崩你不造有多难!


 


拉达曼迪斯:有时间在这闲聊不如继续去补天花板,加隆我带走了,你们继续。(拖走加隆)


 


童虎:好了,最后还是得我亲自把楼歪回来,这集我们得批斗艾欧里亚的党性觉悟问题。


 


艾欧里亚:我觉悟怎么了!我觉悟不要太高!


 


童虎:你觉悟哪里高!一急就把真心话说出来了!居然是相信丽菲雅才打BOSS,你忘了你身后时不时显灵的背后灵了吗?你忘了闷在罐子里的女神了吗?虽说主角发妹子我们不烧,但党性问题还是要批判的!


 


艾欧里亚:……我……我那是为了帮好哥们米罗出气拆对方竹马!


 


艾俄洛斯:少来!分明是有了妹子忘了哥!


 


迪斯马斯克:小艾你不懂,BG是没有前途的,你看我都看透了……


 


撒加:没错,小艾,安德烈亚斯那拉郎狗就是铁了心要拉你和弗洛迪的郎,看出你有BG的苗头,立刻派蒙面男干掉妹子让你回头是岸,你不能中了敌方boss奸计啊……


 


艾欧里亚:扯淡!什么拉郎!那boss又骗巴尔德尔又给西格蒙德送饭又勾搭小猪又触手我们圣域的人还勾引我哥!他分明就是想自己开后宫!


 


艾俄洛斯:一个受能开毛后宫!痴心妄想!


 


童虎:嗯,必须把这种自己是受还想开后宫的掐灭在摇篮里,一举端了仙宫!


 


撒加:老师你说的我们更像坏人了……


 

【未完待续】